宠辱不惊,去留无意。

我有点想念温暖湿润的南方。

好几天精神低迷,工作效率还算可以接受,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情绪憋不住又想爆发的感觉。

客户来了一下午,于是开会,开始各种想一出是一出的叽叽喳喳,40出头的更年期女甲方总是觉得经验丰富的设计是不可取的。

我跟老板咬耳朵:你让他改吧,纠正别人的错误不是我们公司的服务范围。就躲开了。

吃饭了,问我要不要去,我说我忙,要画画。

“一些甲方”

我决定不找了,等到被赶出这座城的那一天再说。

自从房东下了逐客令,我开始找房子,中介们每天都忙碌得像小蜜蜂一样很着急的给我打电话推荐这个那个的楼盘和鬼屋,看了几天我也受够了,永远是他们联合把那么点大的房价抬得离谱然后再放出一个像蜂蜜一样诱人的帖子。

Breaking Bad都演了这么久了,还不死,真是离谱。

心不在焉的上班。

虎跑路

被遗忘的。

那年,青旅,多人间,整个旅舍一个人。

嘉兴服务区,遇到大猫。

杭州,滨江。很多年前冬天,刚下小雪的时候,山头没人,只有坟。现在周围都是地产楼房了。

房东要收回房子哦,你尽量玩儿几天吧。过几天我们要搬家了。总觉得这城市越来越难。

为了看远方的风景我们走得很远,渐渐的也忽略了那些曾经走过的美景…………

真心有點累,但又不能不扛住,也無處傾訴,為了滿足生活裡的各種欲望,但卻也有各種不滿意不如意。也許生活就是這麼豐富多彩的讓人不想活。嘔噎~!

找了兩天房子,價格越來越貴。

© sleepwalker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